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觀察

校園觀察:

【集運快】期末自習室: 效率去哪兒了?

發佈日期: 2020-12-31    作者: 學生記者 謝惠菜 胡宗媛 李文強    閲讀:

編者按:臨近期末考,我們總能在QQ空間、朋友圈等社交平台看到各式各樣自嘲式的大學生複習狀態以及被瘋狂轉發的“錦鯉”和“楊超越”,而走進教室、圖書館又不免遭遇“自習五分鐘,休息兩小時”的尷尬局面。那 麼——

期末考試來臨之際,學校各處的自習室都人滿為患。據記者此前發放的一份關於自習效率的網絡問卷調查顯示,超過七成的大學生在自習時都出現了“掏出手機玩一會兒才去看書”的情況。

  儘管手機已經是公認的“時間殺手”,但絲毫不影響其網絡社交、視頻、小説、遊戲等功能的吸引力。在考試成績和績點的壓力之下,究竟有多少人能夠擺脱手機影響,實現真正的“高效自習”?

調查:“自習殺手”尋蹤影

近期,記者走訪了部分自習室,發現佔着座位、桌上擺滿書本卻低頭玩手機的同學並不在少數。土木工程學院的張彬(化名)同學説:“上課或自習時經常忍不住掏出手機來,玩很久才肯看會兒書。雖然會為此感到愧疚,但還是靜不下心認真學習。”福建師範大學的大三學生陳瑤(化名)表示:“玩手機可能是潛意識裏不想錯過一些社交信息,比如羣裏有新通知了嗎?好友聯繫我了嗎?或者在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大腦處於疲勞的狀態時,會給自己心理暗示:讓我放鬆一會兒再開始學習。”

除了手機之外,自習場所及自習環境也是影響效率的重要因素之一。調查顯示,近85%的同學認為,在宿舍學習往往比在圖書館學習的效率要低得多。圖書館為同學們提供的不僅僅是一個安靜的環境,更重要的是周圍同學自覺與自律的帶動作用。
  福州大學的一些學院以組織晚自習的形式來督促學生學習,以期為學生提供一個安靜的自習環境。記者發放的調查問卷顯示,大學生的自習效率大致成正態分佈,在晚自習的3小時內,認為自己的有效利用時間為 45-90 分鐘的佔總人數的44.2%;認為有效學習時間為135-180分鐘的,僅佔總人數的7.1%。
  為何進行集體學習的晚自習,學習效率依然有限?不少同學表示,經過白天緊湊的課程之後,晚間容易感到疲憊,加上晚飯後容易感到睏倦,自習時往往不能快速進入狀態。

思考:自修變味成“自休”?

隨着技術的發展,手機軟件的功能越來越豐富,大數據支撐下的用户粘性也越來越強。在自習時,通過手機“開小差”的同學往往在打開一個軟件後又忍不住打開另外一個,自習的時間就是這麼慢慢浪費掉的。

  為了更專注學習,有些同學選擇不帶手機去自習,把自己和網絡世界的連接全部拔除之後再走進自習室。但是,在互聯網時代,不帶手機確實需要勇氣:沒法用手機付款、沒法叫外賣、沒法與他人及時聯繫……

學校也採取了多種“斷網”方式,希望從一定程度上改變大學生對手機的過度依賴。例如福州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特地為學生準備了手機袋,課前交手機已成為一個例行動作。然而,對於已經推行了“無手機課堂”的紫金礦業學院,仍有一部分同學表示,他們並不認為單純依靠實行“無手機課堂”就可以提高自己的課堂效率。機械學院的一位輔導員向記者表示,學院亦曾開展無手機課堂的活動,在期末時還制定了學習成長計劃,但是收效因人而異。
  外國語學院的袁平華教授在談到“無手機課堂”時説:“作為教師,我們應該提倡學生學會約束和控制自我。大學生是成年人,大學是自由的環境,應當‘疏’ 而不是 ‘堵’,引導學生培養自主學習能力和學習興趣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福州大學法學院段曉彥副教授從目標定位的角度對自習“划水”的現象給出瞭解釋:“高中的時候追求標準答案,而大學期間,更重要的是學會自主學習。”在他看來,如果僅僅把學習目標定在不掛科,就容易放鬆自我要求,出現自習“划水”的現象。

改變:儀式感、執行力的統一

實際上,手機不盡然是“惡虎猛獸”。微博上存在一個名為“SA”的超級話題,SA為study account的縮寫,這是一個學習打卡的圈子,博主們在超話裏曬出學習筆記,分享學習經驗,記錄學習過程,以此互相鼓勵。不可否認,對於一些自制力較差的小夥伴,找到一羣志同道合、熱愛學習的朋友監督自己、共同進步不失為一種有效的學習措施。但一位參與打卡的同學告訴記者:“在SA圈打卡更多的是一種儀式感,這種儀式感不可或缺,但提高學習效率更需要執行力。”

  福州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2018級的趙雅雯同學告訴記者:“一些行之有效的提高效率的方法其實很簡單,自習時我通常選擇把手機放在書包,調成靜音。自習座位的挑選也是關鍵,我會盡量離那些看電腦、玩手機的同學遠一點。”“應讓學生學會更理性、合理地處理課堂與手機使用的關係。”袁平華教授提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寓教於樂,要在學習中尋找樂趣。其實正如不少同學在調查問卷中的態度所表現的,影響自習效率最大的因素是學習的目標不明確,主動性不強,在這樣缺乏主觀能動性的前提下,提高自習效率頗為難事。

  想要改變這種狀況,如段曉彥副教授所言:“首先要有明確的目標,還要堅持、能吃苦。最開始可能會覺得進入高效率的學習狀態非常難,但是要儘可能想辦法抵制住那種沮喪和枯燥。堅持下去,就會慢慢地掌握其中的門道。當你進入狀態之後,就不覺得高效學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它會慢慢成為你進入自習室後的習慣。”



作者:學生記者 謝惠菜 胡宗媛 李文強

原文見《福州大學報》第795期第3版(2020年12月30日編印)